机会凭你们那些杂碎还想伤害到我们龙主

振洋放了下来,如获大赦的吴振洋直接跑过来跪倒在叶潇的身旁,痛哭流涕的道:“叶龙主,我还有一点用,您千万不要杀我。”
 
    “说吧!”
 
    “说什么?”吴振洋一脸错愕的望着叶潇。
 
    叶潇微微笑了笑道:“所有关于天机阁的一切。”
 
    听完叶潇的话,吴振洋才赶紧点头道:“其实,我们天机阁在很早以前,也是一个庞大的门派,只是在有一次和另外一个门派争夺资源的时候,我们门派的高手,都被另外一个门派给伏击了,造成我们门派开始没落,最后,我们门派一个地级高手都没有,不得不退出那个世界,只能够进入所谓的俗世里面,改了一个名字叫天机阁,我们天机阁里面有很多的资源,只要能够将天机阁消灭掉,里面的资源我可以带着龙帮去找到,所有天机阁的资源我都知道藏在哪里。”
 
    听完吴振洋的话,叶潇嘴角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,道:“听说,你们天机阁的人拉拢了一些黑袍人?”
 
    “恩!”
 
    吴振洋点了点头,随即苦笑道:“这些事情都是吴振涛做的,即便是我们,也不知道哪些黑袍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不过,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,其中有一个被称为王子的人,实力很强,我也是有一次听吴振涛无意间说的,就算是他,也不是那个黑袍人的对手,这一次来我们天机阁的,一共有五十多个黑袍人,基本上全部都是半步地仙,叶龙主,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了,只要你留我一条命,把我当成你的狗都可以,我真的还有很多的作用。”
 
    叶潇微微眯着眼笑了笑道:“好。”
 
    听到自己可以不用死了,吴振洋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,一脸虔诚的望着叶潇道:“主人。”
 
    听到吴振洋如此不要脸的把叶潇认为是自己的主人,不少人脸上都满是鄙夷的神情,而站在叶潇身后的夏正淳却知道,叶潇的确对天机阁的那些资源开始动心了,嘴上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,叶潇抬起头望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吴振洋,漫不经心的道:“你们天机阁一路上经过我们龙帮的地盘,对我们龙帮成员虐杀的事情,谁是主谋?”
 
    听完叶潇的话,吴振洋浑身也是一颤,指着被吊起来的一个青年道:“主人,就是那个叫吴振海的人,他就是主谋,因为他在我们吴家的人当中,实力是最差的一个,所以,心里早已经扭曲了,一切都是他主使的,如果不是他,我们天机阁根本就不可能虐杀龙帮的兄弟……”
 
    “吴振洋,我操你仙人……”名字叫吴振海的青年愤怒的咆哮道。
 
    吴振洋撇了撇嘴,心里默念:“吴振海,对不住了,死道友不死贫道,如果你不死,我就要死了,可惜我还不想死。”
 
    叶潇点了点头,淡淡的道:“活祭死去的兄弟。”
 
    “是,龙主。”
 
    看到吴振华被活祭,吴振洋整个人也是一阵头皮发麻,他心底也很清楚,他虽然弑杀,但是却没有虐杀,心底也在庆幸,自己一直都在想怎么杀得更多,被吊起来的吴振华,看到自己吴家的人被吴振洋出卖了活祭,一双眼睛也红起来,咬着牙道:“叶潇,你先不要狂妄,现在我们天机阁的人已经过来了,到时候你也是插翅难逃,我们天机阁的人,一定会让你付出十倍,百倍的代价的。”
 
    “放你妈的屁。”一个龙帮的成员,直接一刀就劈在了吴振华的身上,冷笑道:“机会凭你们那些杂碎,还想伤害到我们龙主?”
 
    血流如注。
 
    叶潇也没有和吴振华斗嘴,而是注意到,远处已经出现了浩浩荡荡的人群,全部都是天机阁里面的人,站在叶潇身旁的夏正淳,道:“龙主,天机阁的人到了。”
 
    “恩!”
 
    而周围那些守卫永生碑的龙帮成员,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,但是,一个个都是意志高涨,望着下面那些天机阁的人,每个人的眼眶都红了起来,原本,他们以为他们这一辈子,再也没有机会去战场了,都没有想到,现在竟然还可以再上战场,而花无痕,上官玉儿这些半步地仙级的高手,一个个都站在了叶潇的背后,严正以待的望着下面那些天机阁的成员。
 
    吴振涛带着浩浩荡荡的天机阁成员来到永生碑下面停了下来,叶潇也带着上官玉儿,花无痕这些主要战斗力走了过去,这是吴振涛第二次看到叶潇,第一次就是在慕容晚晴家里面,再次看到叶潇的时候,两人已经是刀兵相向,带着一群人的吴振涛,微微笑道:“叶潇,你也没有想到吧,我们两个人之间,这么快就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,如果,如果你一开始就投靠了我们天机阁,没准现在你已经是我们天机阁的第二号人物了,也不用带着你龙帮这么多的兄弟陪你一起送死了。”
 
    “龙帮和天机阁之间,始终都会有一战。”叶潇淡淡的笑道。
 
    吴振涛点了点头,叹道:“是啊,如果不是慕容书记,也许我们两个有可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定。”